战胜内阁困境,或者成为效率最高的政府

全世界都说冯楚成两个多月前从美国华盛顿的特朗普政府手中掌权。 在之前的分析中,作者将特朗普政府的第一个月概括为“混乱”:内阁已经很久没有成立了;核心政策圈充满了山,相互攻击。丑闻比比皆是。该政策被严重混淆,现有机制被放弃。 同时,作者还指出,在不久的将来,俄罗斯丑闻将继续发酵,国内政策将受到白宫内乱的严重阻碍,核心团队的内乱将继续。 目前,这些预测似乎仍在实现,新的问题不断出现。 俄罗斯丑闻仍困扰着特朗普的核心团队,并在议会引起了巨大争议。 前国家安全顾问福林的辞职并没有结束特朗普政府面临的“俄罗斯丑闻”。相反,福林的辞职加深了公众对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关系的怀疑,也给了民主党、媒体和其他政党继续深入调查的理由。 自从福林辞职后,美国情报机构和媒体几乎每周都发现特朗普政府和俄罗斯之间关系的一些新线索。 3月初,《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报道称,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Kushner)、司法部长杰弗里·塞申斯(JeffSessions)、特朗普的小儿子唐纳德·特朗普二世(DonaldTrumpJr)和两名核心顾问与俄罗斯有直接关系。 其中,库什纳于2016年12月与涪陵一同会见了俄罗斯大使,特朗普二世接受了与俄罗斯政府和普京直接相关的团体提供的演讲费。 涉嫌与俄罗斯有关联的两名核心顾问是戈登和卡特·佩吉,他们曾在布什政府期间担任五角大楼发言人,并在2016年大选期间担任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顾问 佩奇也是特朗普竞选期间的外交政策顾问,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他与俄罗斯政府有着频繁的直接接触。他甚至访问莫斯科,并发表公开演讲。 △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白宫周一宣布成立以库什纳为首的创新办公室 最具爆炸性的是塞申斯与俄罗斯的直接接触——在参议院对即将上任的司法部长的听证会上,塞申斯公开表示,“他在竞选期间从未与俄罗斯官员有过直接接触”;然而,事实上,他在竞选期间多次联系俄罗斯驻美国大使。 基于这一事实,包括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皮洛西(NancyPelosi)在内的民主党成员直接指责塞申斯在国会听证会上做伪证,并要求他辞职。 最后,塞申斯不得不发表公开声明,以避免对特朗普政府涉嫌与俄罗斯有联系的所有调查,从而暂时停止舆论风暴。 对俄罗斯涉嫌干涉选举的调查继续笼罩着特朗普政府,就像乌云空 一方面,白宫一直保持其语气,坚称这是一个政治框架,特朗普和俄罗斯之间可能存在联系的指控来自空;但与此同时,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等情报机构已公开证实,他们正在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是否与俄罗斯勾结,并宣称特朗普的“奥巴马在竞选期间对特朗普的监视”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纯属无稽之谈。 与此同时,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也在进行调查和听证,而情报委员会主席、领导调查的共和党众议员德文纳斯(DevinNunes)被指控没有公正地领导调查,因为他在向民主党同僚通报调查进展之前直接向特朗普汇报,甚至参议院共和党人也公开要求他退出调查。 所有迹象表明,俄罗斯丑闻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挥之不去”,甚至是特朗普的整个任期。特朗普的核心圈子越来越多的成员与俄罗斯关系密切,这只会加深公众的怀疑,给民主党继续调查甚至扩大调查范围的借口。 尽管这些调查尚未带来实质性进展,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尚未建立,“温水煮青蛙”的发展方向将逐渐侵蚀选民对特朗普的耐心。一旦有任何直接证据指向特朗普,它将对其可信度造成巨大损害。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一直在推出极具争议的政策。 特朗普在3月6日宣布了新版本的移民禁令,继续引发多国抗议。 特朗普上任第一个星期五出台的移民禁令被华盛顿西区的一名联邦地方法官禁止。第九巡回法院也支持华盛顿西区联邦地方法院在美国司法部提出的上诉中的决定,宣布移民禁令的第一版中止。 特朗普政府没有继续与禁令的第一版斗争,而是引入了禁令的“更新版”,将最初列在七个国家之列的伊拉克和美国的合法永久居民排除在外 饶是如此,包括夏威夷在内的几个州立即向白宫提起诉讼。夏威夷联邦地方法院的裁决也支持夏威夷司法部长道格拉斯·陈(Douglas Chen)的想法,并暂时禁止执行新禁令。 即使在今天,关于移民的争议仍在继续——特朗普政府上周要求从中东十个穆斯林国家机场飞往美国的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空航班上的乘客,手提行李中不得携带比智能手机更大的电子设备。 △尽管特朗普政府声称禁令旨在减少恐怖主义威胁,夏威夷联邦地方法院的德里克·沃森法官仍受到广泛质疑。 首先,在同一航程中飞行的美国航空公司空不包括在禁令之内,这仍然是一项针对特定人口和单一宗教的“歧视性”政策,无论在表面上还是实质上。其次,如果有人在手提行李中使用恐怖分子的电子设备,将他们转移到托运行李会更安全吗?更重要的是,如果穆斯林可以在“国家安全”的幌子下被禁止入境,特朗普政府将来会基于同样的理由做出更荒谬的决定吗?特朗普第二个有争议的政策是3月16日宣布的2018财年预算草案 预算法案的全称是美国第一:美国第一(AbudgetBlueRingOmakeAmericaGreat),它是“美国第一:美国辉煌预算的蓝图”,与特朗普竞选期间最重要的口号“让美国变得更伟大”非常相似 然而,整个案例并不具有前瞻性,许多科技、教育等领域的项目资金已经减半甚至完全取消,更不用说“让美国再一次辉煌” 分类来看,美国国家环境保护署的预算削减幅度最大,达到30%——符合特朗普倾向于传统能源行业、忽视甚至否认气候变化的逻辑。 此外,国务院和国际发展支出削减了29%,其中全球气候变化倡议预算削减了13亿美元,国务院支持的政府智库东西中心预算也削减了1600万美元。 此外,农业部和劳动部的预算削减了21%,卫生部削减了17%,商务部削减了15%,甚至教育部削减了13% 从这个预算草案中受益的只有退伍军人事务部、国土安全部和国防部——这三个部门的预算分别增加了6%、7%和10%。 这与特朗普一贯支持增加军费开支、增强美国军事实力、重现美国军队昔日的辉煌完全一致。 △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预算削减了30%,毫无疑问,这一“颠覆性”预算法案也招致了很多批评:在国际发展、气候变化、科学技术、教育、文化等领域削减预算。从长远来看,将大大削弱美国的国家竞争力。这也违反了美国以前做出的许多国际承诺,并将大大降低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信誉。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预算草案只反映了自主支出,没有提到强制性支出——这进一步加剧了人们对直接影响政府强制性支出的因素的怀疑,比如他的税制改革。 本周,特朗普开始推翻奥巴马政府过去八年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 3月28日,特朗普在美国环保局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撤销了奥巴马的气候变化核心政策“清洁能源计划” 特朗普在现场表示,该行政命令将有助于减少美国对进口燃料的依赖,并重振日渐萎缩的煤炭行业。 尽管特朗普断言,但行政命令所依据的立场实际上漏洞百出。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声称“气候变化”的概念完全是中国捏造的,旨在剥夺美国的主权 与此同时,特朗普声称推翻奥巴马的气候变化政策可以让美国摆脱对欧佩克的能源依赖。事实上,石油产品已经是美国最大的出口产品,所谓依赖石油输出国组织更为荒谬。 △网上人民对“清洁电力计划”的支持 “我支持清洁电力计划,因为我关心我孩子的未来 最重要的是,取消“清洁能源计划”很难重振美国煤炭工业:归根结底,煤炭价格低廉应归功于天然气的蓬勃发展;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美国天然气的超低价格和更高的清洁水平使得煤炭没有天然气的竞争优势。 低价天然气在美国电力结构中已变得越来越占主导地位——来自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上半年,天然气占总发电量的33.5%,而煤炭仅占28.1%,无法通过推翻“清洁电力计划”来收回 总而言之,推翻“清洁能源计划”很难实现所谓的“振兴煤炭工业”的目标。相反,它将严重限制美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发展,并在未来能源科技领域落后于其他国家。 在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上,特朗普政府否认其前任做出的承诺,这也让美国在国际社会中失去了公信力。为此,许多美国大公司公开反对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强生、耐克、英特尔和其他公司签署声明,支持巴黎协议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立场。就连现任国务卿蒂尔森的前任所有者、能源巨头埃克森美孚也敦促特朗普政府不要跳出协议框架。 特朗普政府执政60天后,最大的打击来自医疗改革。 3月24日,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推动的《美国医疗保健法》(AHCA)取代了《奥巴马医疗保健法》,但因众议院共和党人之间的巨大分歧而流产。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首次遭遇滑铁卢 废除奥巴马医改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做出的一个重要承诺。他甚至提议废除奥巴马医改,并在上任第一天就寻求替代者。 在移民禁令继续被封锁、税收改革和基础设施需要“缓慢的工作和精细的工作”的前提下,特朗普迫切需要通过取消奥巴马的医疗保险来赢得胜利,并在他执政的第100天挽回面子。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瑞安领导的AHCA仓促推出,并有望在3月23日,奥巴马医疗保健立法7周年之际,获得众议院通过。 然而,正如许多分析所指出的,由于无法在国会达成共识,瑞安的AHCA需要照顾所有党派的利益,并删除、删除和修改。最终版本远不如奥巴马的医疗保险。这叫做进步,实际上是倒退。 最后,由于缺乏足够的支持,瑞安不得不在投票前匆忙撤出AHCA。 △保罗·瑞安在电视上推出新的医疗保健法案 投票前,该法案最终被他自己撤回。这场战斗结束后,特朗普因缺乏经验支付了高昂的学费——由于共和党内部缺乏共识,寻找新的计划来取代奥巴马的医疗保健一直是多党博弈的焦点。 特朗普坚持取消旧计划,通过“两步一步”的新计划,以赢得最后的快速胜利。他匆忙赶去开会,没有达成共识,甚至公开威胁他的政党成员。 在追求成功的热潮中,AHCA并没有真正推翻奥巴马医改。相反,它被极端保守的共和党议员称为“奥巴马医改0.5”和“奥巴马医改长期条款”,这让AHCA更难通过。 在推动AHCA国会的整个过程中,特朗普不仅表现出自己缺乏政治经验,还丧失了作为商人的所有谈判技巧。 AHCA堕胎远不止这些。 众议院反对AHCA的是最保守和激进的共和党核心小组,“自由核心小组” 虽然核心小组只有29名成员,但它扰乱了议会。早在2015年9月,自由联系迫使前议长约翰·博纳(JohnBoehner)辞职。作为博纳的继任者,瑞安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被火烧过的人。 AHCA的失败再次证明,共和党极端保守主义者仍然是主导议会进程的最重要力量之一:当这一小部分议员走到一起时,他们可以发挥四两千英镑的作用,推动众议院议程朝着他们预期的方向前进。 因此,众议院议长瑞安成为特朗普之外最大的输家:AHCA的失败证明他没有能力挑起“自由联系”,这将进一步降低甚至边缘化他在特朗普心目中的地位。 特朗普预期的税收改革计划,包括边境税,不太可能通过,因为存在“自由联系” 当然,必须承认,尽管特朗普在俄罗斯丑闻和医疗改革法案的撤回中一再证明了他作为总统的“无能”,但他的支持者不会因此动摇——特朗普从未因为自己的经验和能力而成为美国总统。与他的许多前任相反,他成为总统正是因为他没有政治经验。 缺乏政治经验使得特朗普成为许多愤怒的蓝领选民眼中最适合推翻腐败机构、重塑华盛顿政治生态的“叛逆者”。 因此,“不称职”和“不称职”并不能真正影响特朗普在核心选民中的支持率,核心选民从未期望特朗普拥有出色的执政能力。 然而,自称清理当权派“腐败”的特朗普政府正逐渐成为最腐败的一个:3月27日,白宫宣布成立一个由库什纳(kushner)领导的创新办公室,旨在通过商业模式“清除累积的行政弊端”。 库什纳告诉华盛顿邮报,他的办公室将通过经营企业来提高联邦政府的效率。 △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昨天被正式任命为总统特别助理。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访问美国时,她被安排坐在默克尔旁边,库什纳除外。办公室还包括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康(GaryCohn)、总统战略计划助理克里斯·克里斯·里德戴尔(Chris ChrisLiddell)、总统政府间和科学技术计划助理里德·道迪什(ReedCordish)、副国家安全顾问迪娜·鲍威尔(DinaPowell)和国家政策委员会主任安德鲁·雷姆伯格(AndrewBremberg)。 此外,库什纳的妻子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ivanka)也将以非正式身份参与办公室的运作。 从其构成来看,这个办公室几乎可以称为特朗普政府中金融和商业利益集团的代表:科恩和鲍威尔都是高盛的前高管;里德尔先后在通用汽车和微软等跨国公司担任首席财务官。科蒂什像库什纳一样从事房地产行业。他的家人是著名的赌场和购物中心开发商。 更重要的是,库什纳没有政治经验,也没有当选。以“提高联邦政府效率”的名义,他领导的办公室是美国政府各部门和总统椭圆形办公室之间的纽带,直接影响椭圆形办公室的信息渠道和决策。 这使得库什纳成为事实上的“摄政王”——这无疑是对公共权力的明显侵犯和滥用 事实上,这个办公室的设立是特朗普政府腐败的最佳写照——库什纳(kushner)说,“政府应该像公司一样运作,人民就是顾客”——这听起来很好,但实际上是一个严重的倒置:在美国政治体制下,总统作为政府首脑,是人民的民选代理人,在他的任期内行使宪法行政权。 该公司有权选择为其客户的哪一部分服务,而美国政府绝对没有选择为其公民的哪一部分服务的自由。 因此,公众绝不是“顾客”。相反,公众应该是政府的“老板”——政府是“雇员”,如果他们做得不好,可以随时更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vns333 » 战胜内阁困境,或者成为效率最高的政府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